清楚笔者会爱上你,所以本人不可能爱您

其实一开始莫婕妤和谢易梵就是相爱的吧。只是两个人戒心都重,知道对方的魅力,怕自己先沦陷,所以都对对方暗设防线。
       于是,莫处心积虑想嫁更大的老板金之涣,谢还对其他各种形形色色的美女都感兴趣——对他们不会爱上的人,才可轻易示爱。谢一开始对杜玉芬也是怀抱这种心态吧:他自信这种表面端庄的女子其实阈值更低,一定可以攻陷。事实也确实如此,杜之所以一开始冷若冰霜,恰恰是因为知道这种花花公子她hold不住。可是不知怎么的,这一次,谢在套路杜的过程中自己也动了真情(其实真的蛮莫名的,姑且认为是杜特别美丽的缘故吧)。谢自己还没意识到,或者说不愿意承认,但是敏感如Miss莫的女子,立刻看出来了。
       其实莫那个时候败得挺惨的:大金主要娶小处女;可以交心的人口口声声只爱自己,可是终究爱上了别人;连勾引上床的小狼狗,心里装着的还是女学生。但是,她的姿态,就如她先前和谢所说的:桌子下的手被刀割得鲜血直流,桌面上她依然会微笑。真的,你看她在误会谢抱着她说“我们这样有意思吗”那句时,满脸柔情蜜意,帮谢垫枕头;待到听谢喊芬玉,脸上凝固的表情,让人感同身受那种绝望与恨意。从这些可以深刻感受到其实她是爱莫的,可是你不得不佩服她没有像杜失恋时那样不管不顾连“我什么都听你的”都喊出来,还可以冷静地让司机把杜带来;也没有自己拉上谢上演三角恋摊牌,而是让谢自己去做决定。看到这里我真的是万分佩服莫的情商。
       至于谢呢,其实又爱莫又爱杜吧,他欣赏的是莫这样的女人,一心想要成为入幕之宾,对于杜,其实心里是轻视的,觉得对方不过是爱情游戏里的菜鸟,所以为了赢得莫,不惜伤杜的心(我们常常都可以同时爱好几个,所以这一段没什么矛盾的)。影片里最终谢选了杜,不过我相信故事可以继续演下去,谢肯定厌倦杜那种“过日子”爱情。
       所以,任何爱情高手都会失手,因为玩爱情游戏的人,始终是爱情的信徒。就像莫和谢,想要抵御对方,还是因为觉得自己会在对方身上受到爱情蛊惑。不受爱情蛊惑的,是那种从来不相信爱情的,脑子里对爱情连概念都没有的人,这片里,恐怕金老板是一个。

杜芬玉就这样闯进了他们的世界。剧情上,谢易梵对她感兴趣在先,赌注在后,只是在最初,对谢而言更多的是一种挑战,他没有接触过这样的端庄女子,同时杜芬玉也是有名气的、长相漂亮的,他必定会去挑战。如果没有后来的赌注,也许谢会跟她在一起确定关系也说不准,可是谢的天性是不安于室的,他不会永远满足一个人,即使将来和杜芬玉在一起,很大可能也会同时有别的女人,杜芬玉是一个为爱执着的女子,一旦爱上,便是全情投入,杜芬玉是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因此,我个人认为,谢易梵和杜芬玉即使平平安安也不一定能一直在一起。
可是,有了赌注,便一切都不一样。因为这件事情变的不仅仅是男追女这么单纯了,一个大众思维认为应该单纯的事情,一旦复杂起来会比我们本应认为复杂的事情更加难办。谢所要求的赌赢者的奖励是莫婕妤本人,我相信谢一定追求过莫很多次,并且都没有彻底到手,他应该也能猜出这个女人,在现在这个阶段,是不会让他得到她的,可是他为什么还要去拿她做筹码呢,他是自欺吗,不是。因为对部分男人来说,即使你不爱我,只要你愿意跟我在一起,也行,因为我爱你,因为莫婕妤的身体他得到过,他要的她本人,一定不仅仅是指她的身体。
莫婕妤听到他的要求,她是开心的,但又是不服输的,如果她拒绝这个要求,便说明她怕了,她不能怕,所以,即使是这样的要求,她也会接受这个挑战。也许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你想得到我,我还就偏赢让你得不到,她认为,一旦得到便是失去的开始,所以随后她的种种表现,把让他得不到她发挥到了极端、偏执的程度。
谢易梵开始展开对杜芬玉的攻势,他自信对女人,他是百战百胜的。
杜芬玉是那个时代保守的传统女性,生活简单、不浮华,清新的气质扑面而来,让谢易梵如沐春风。起初,他对她只是个新鲜,他所做的关心、所做的努力,仅仅是为了做而做,仅仅是为了征服她而做。因此,他可以做到假装流泪,一转身,立马抹掉眼泪胜利的笑着,留下杜芬玉内心复杂翻搅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他可以做到躺在另一个女人全裸的背上给杜芬玉写情书;他可以做到在试图征服杜芬玉的同时,去引诱贝贝跟他发生关系,夺走了她的第一次来报复别人。
有一个场景,莫婕妤、杜芬玉、贝贝还有他都在一个别墅里共处一室时,知情人只有他和莫婕妤,这个场景耐人寻味,一个男人,胜利的在自己的猎物中愉快的周旋。
杜芬玉虽然保守,但也是一个正常女人,在谢易梵的猛烈攻势下,杜芬玉慢慢瓦解,当谢发现杜把曾经撕掉的他的信又粘了起来,他当时一瞬间的表情,除了胜利之外,还有一种,那就是,即使是这样保守端庄的女子,也不过如此。杜发现了,慌张的跑到花房里,因为她对谢的依恋暴露了。谢抓紧机会紧随她进花房,试图亲吻她,故事发展到这,谢易梵始终都还没有动感情,可是在他亲吻的一瞬间,他看到杜芬玉流泪的双眼,他停住了,随后他没有吻下去,走开了。
有时,感情就是一瞬间定格。
谢易梵绝不会想到一个这样的女子就能让自己动感情,他不愿意认输。如果这不是一个赌注,那么他们完全可以在一起维持一段不大可能长久的关系,可是这是一个赌注,虽然是以跟杜芬玉上床为胜败关键,可是他要是动了情,他也是输家。如果没有赌注,那么这段感情自然产生自然发展自然消逝也就过去了,可是作为赌注,他要在得到杜芬玉之后再将她抛弃,这个赌注才算完事儿。所以他如果想要赢,那么他就无法发展这段感情,从人类心理上来说,得不到的不如愿的始终会变的无比高大无比重要,所以这个赌注对人心理产生的一系列影响,也催生了杜芬玉在谢易梵心目中的位置。
谢易梵得到了杜芬玉,体会到了杜芬玉带给他的温暖,踏实,他在莫婕妤那里得不到。可是谢易梵在体会到这种宁静的温暖之后,反而醉意的冲到莫婕妤那里,因为他爱的是莫婕妤,莫婕妤长久的占据着他,他孩子气的要赖在她这儿过夜,因为他希望在杜芬玉那里得到的温暖,莫婕妤也能给他。因为莫婕妤没有给过他。
故事发展到这儿,莫婕妤是感动的,她稍稍改变了作风,让谢易梵任性这么一回,她温柔的抚摸他,如果故事就这样平静的发展下去,也许谢易梵会对杜芬玉释怀。。。也许。。。可睡梦中,谢喊出了杜芬玉的名字。
接下来,一切都爆发了,真相浮出水面,杜芬玉知道这只是个赌注,悲愤的离开。谢易梵内心煎熬,对杜芬玉的感情、对自己伤害了芬玉的不忍和自责、对莫婕妤的怨恨。他对莫婕妤说他做到了,做到得到她又抛弃她了,他要他作为赢家的奖励,莫婕妤。可是莫婕妤知道谢易梵动了感情,她硬撑坚强,决绝的说道,输的人没资格拿奖赏,这其中参杂了她永远不服输的姿态,也有对谢易梵的恨意。也许,也许。。。可是没有那么多也许。莫婕妤一次次逼谢易梵,一次次刺激谢易梵,一次次透支谢对她的感情。于是谢易梵说出了那句导致事件推向高潮的一句话“我要摧毁你”。没有爱,哪来的恨,曾经爱的越深,恨起来才越接近人的本性。此时此刻,他对莫婕妤的爱,恐怕已成为回忆了吧。
他离开去找杜芬玉,莫婕妤此时也在准备她的下一步棋,她无法接受谢对自己感情的动摇,她的世界坍塌了,她知道此时此刻,她已经走进了深渊。
莫婕妤没有料到她的手段竟然导致了谢易梵的死亡。谢中枪后依然来到杜芬玉的门口,可是杜芬玉不见他,最后他倒在了杜芬玉门外的雪地上,杜芬玉跑出来抱着他大哭,谢易梵死了,幸福的死在他爱的女人的怀里。
有人会问,谢易梵到底爱的是谁?其实,他两个都爱,对莫婕妤更接近爱情的本质;对杜芬玉更接近于男人本能寻求温暖的感情。后者是爱情吗,可能是,可能也不是,也许连谢易梵本人也说不清楚。有人会觉得他临死前见的人是杜芬玉,可是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他是不会再回头去找莫婕妤的。他真的不再爱莫婕妤了吗,他真的会一直选择杜芬玉从此浪子回头了吗?如果他活着,也许会找到答案,可是他偏偏死了,永远也无法得到答案。
他死在对莫婕妤和对杜芬玉感情对立冲突的一瞬间,那一刻,他貌似同时拥有了两种情感,前一种还没来得及释怀,后一种还没来得及继续升温,谢易梵看似是一个人撒手人寰死在女人的怀抱里,其实他最终什么也都没有得到。
他从这个世界消失了,留下两个女人对他的感情痛苦一生。
莫婕妤穿上谢订做给他的裙子,卡片上写着送给亲爱的婕妤,谢易梵曾说过,当这条裙子做好了的时候,就是他拿到奖赏得到婕妤的时候。此时的莫婕妤淡妆,穿上这条白色的裙子,崩溃的站在镜前,她永远想不到,这条裙子送来的时间,竟然是得知谢易梵噩耗的这一天。她曾以为在谢易梵转身离她而去的那一刻是她深渊的开始,可是现在才知道,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深渊。
谢易梵没有赢得赌注,没有得到莫婕妤,也失去了杜芬玉。在谢易梵的眼中,莫婕妤是胜利者,践踏着他的感情,可莫婕妤深深的知道,自己输的是多么惨烈,她将用余生为她的懊悔买单。
所有人的感情都是残缺的,即使有深爱你的人。爱情在最初是美好的,只是被欲望耗尽,人们说不清爱情到底是什么,也许爱情在现实中无法存活,或者欲望被误当做了爱情,在某些环境里,欲望是危险的,当我们把这种危险误以为是爱情带给你的刺激时,我们便成为了爱情的失败者,殊不知,那只一厢情愿的幻觉罢了。如果爱情是高尚纯洁无暇的,那么它永远不会与人类为伍。
一部好的作品是充满争议的,它让每个人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答案。谢易梵到底对这两个女人是什么样的感情,他死后这两个女人境遇又会如何。。。。
大多数时候,你希望它是什么样的,你便会选择相信什么。谢易梵爱莫婕妤还是杜芬玉,还是两个都爱,还是两个都不爱。。。。答案并不在于事实是怎样。它映照出我们的内心,就像这纷乱的感情一样,他们的故事收尾了,我们却进入到这段故事中去寻找真相,可是找到了吗?如果真相只有一个,那么我们永远都找不到。
有这么一句话,“只有心中有秘密的人才能参透我们心中的秘密”。我们选择去相信的那个真相和答案,不正是我们心中隐晦的秘密吗。

03.贝贝&戴文舟

贝:我只知道,我喜欢你教我画画的样子。我喜欢跟你一起画画的时光。如果你有钱,就好了,什么都好了。有钱就不会再烦恼是不是门当户对,就不用再去嫁从未见过的金老板。就不用被母亲管着所有的一切。只要你有钱,一切都会好了,所以我愿意做你的裸体模特,干妈说,画家画裸体就会出名,出名了就会有钱有地位了。为了我们的爱情,我愿意献身,即使你没有接受,可是我只想告诉你,我愿意为了这段爱情,倾尽所有。

戴:是我没有照顾好你,被Miss莫利用,成了她的男人,还让你成了谢易梵的猎物。我没有能保护好你,甚至辜负你对我所有的一切的一切,对你,我除了愧疚只有自责。我枪杀了谢易梵,是他让你变成这样,可是我最该枪杀的,是我自己。是我造成了你的所有悲剧。

奥门银河官网 1

当情欲,嫉妒,阴谋,相杀充斥在爱情的世界里,悲剧是注意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你以为的爱情,真的是属于你的爱情吗?你以为的爱情,真的是像你想象中那么纯洁的爱情吗?在爱的世界里,懂得爱人的人才是富有的。只想着被爱,是何等的可怜。莫婕妤高高在上,享受着金钱地位,男人的宠爱疼爱,可是她只会用自己的占有欲去霸占人,只懂得别人如果爱她,不懂爱人,是何其的可怜。一切悲剧结束后,杜芬玉带着那份爱,那份思念,富有的活着。可是Miss莫,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后悔自己亲手造成的爱情悲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爱喝茶的龙儿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危险关系看似是一部爱情电影,我更愿意将它看成是一部人性欲望的电影。
谢易梵是个花花公子,他拥有的一切外在条件都是他花的资本。如果他长相平平甚至难看,可能会是这样一种情形:他可以拥有很多女人,但这些女人并不一定能爱上他;可事实上他却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大帅哥,调情手段一流,这样的优势就一定会导致他有许多女人,并且个个都爱他。
在遇见杜芬玉之前,谢易梵爱的女人是莫婕妤,至少在他接触、拥有、认识的所有女人中,他最爱的是莫婕妤。很多人会探究谢易梵为什么爱她,是因为她是一个美丽的坏女人?不能否认,所谓的“坏女人”对男人确实有着很大吸引力,只是谢易梵自认为可以驾驭的了她的“坏”。
一个坏女人如果没钱没势,在当时那样的年代,下场会很凄惨。可是莫婕妤拥有金钱和权利之外更重要的是拥有情商和头脑。也许在最初,谢易梵被莫婕妤吸引了,有美貌、有气质、有气场、有能力,这跟当时那个年代的女人相比,莫婕妤是独一无二的特例。而谢易梵这种阅女人无数的人物当然会对莫婕妤产生好感,这激发了谢的征服欲。
难道永远征服不了的就一定会爱上吗,不一定。但是,在征服不了的情况下,还依然陪在她身边的男人,那一定是爱她的。
看似谢易梵没有和莫婕妤确定什么关系,两个人各自有各种床伴,各自有独立的生活,但是若隐若现中,他们之间却是隐性的达成一致,那就是莫婕妤知道谢易梵永远会支持他,谢易梵本人也相信自己对莫的无限支持。
由于都不是普通人,生活状态也不能用普通人的眼光来看待,站在他们的角度他们本身也是无奈的,于是这样另类的两个人,他们都以为看穿了男女之间感情无非如此而已,即使摆在他们俩面前活生生的对方,他们也克制着精神上的感情,在这点上,莫婕妤更加克制。
在阳台上,谢易梵对莫婕妤说“你跟我在一起,不用这么辛苦”,他是爱她的,并且自认为有能力爱她。可是莫给他的回应,却是友好的拒绝,但并不是完全的拒绝。因为莫想爱而不敢爱,但其实,她已经爱上,只是不愿意承认,不愿意让感情继续滋生蔓延,她已经怕了。但就像弹簧一样,你越是往下压,松手时,反弹便越强烈。即使永远不松手,压住的本身也说明了一切。
莫说:“也许十年之后我们还见面,我们可以在一起的”,莫的这句话不仅仅是一句玩笑一句托辞,影片中虽然没交代莫婕妤经历过怎样的过去,但是能够看出,她的过去是不美好的、伤痛的、打击性的。莫婕妤带着伤痛继续前行,如果没有盔甲,那么伤痛便成为她展示给别人的弱点,她天性中不认输的个性促使她要活的好、活得自由,因此她要在男权社会中摸爬滚打拥有权力,当时的女人,要想获得所谓的自由,权力确实是一条出路,至少莫认定了这条出路,并试图把这条路走得极致。
奥门银河官网,一个人如果刻意施加强力去压抑住自己的某种情感时,其实正说明了这个情感的强烈和势不可挡,往往自己努力克制住的,都是自己深深的知道,一旦不克制,这个情感造成的结果都是威力无穷、很难扭转的。
很明显,莫婕妤压抑住的是自己对谢易梵的爱情。
她口中的十年并不一定就是数字意义上的十年,实际上是无意流露出了自己对感情的不信任,因为如果再过十年,谢易梵还是对他情之所钟,那么她至少心里会安心一些,因为时间证明了谢易梵对她是真感情,对莫婕妤而言,恐怕也只有时间的效应能让她拥有安全感吧。
也许,只是也许,两个人这样一起过十年二十年,真的能够在一起,可是别忘了他们俩都不是普通人。也许两人都玩惯了和各种人之间的爱情游戏,因此杜芬玉的出现,并不是他们俩之间的第一个游戏,也不是最后一个。男人和女人都是自私的,莫婕妤心里的安全感需要不断的被给予,因此,她也通过游戏,去一次次验证谢对其他任何女人都不会动真感情,唯独对她,因此,她能够接受谢去和另一个女人云雨之欢之后,把自己送给他。
莫婕妤的不安全感就像一个深渊,让她深陷其中,将她吞噬,谢的一次次给予,让她站在深渊边缘,看得到希望,但是出不去。如果哪天希望没有了,她会恨这个人给了她希望,因为早知结果如此,莫婕妤更愿意直接跳进深渊,没有希望便没有失望,更何况莫婕妤自己也清楚,谢易梵恐怕是这人生中最后的希望了,这样的希望一旦失去便是万劫不复,她曾经便因为这希望死去过,因此她对“希望”比常人多了一份深入骨髓的怨恨和不屑,一旦历史重演,结果只会更糟。

如果不能让你爱我,如果不能让我爱你,那我就摧毁你!。       
————【危险关系】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