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银河官网潇潇红尘

     她有一个纯真快乐的童年,出身于呼兰县一个地主家庭,庭院的花草、树木,四季循环变化着,伴随着爷爷的笑颜,还有一个可爱的弟弟。
     她缺少父爱,父亲的严厉与日后发生的种种,让她性格变得异常脆弱,也极度缺乏安全感。这似乎是一个铁律,虎父无犬子,母强却子弱。
     她活在一个简单的世界里,喜欢就去大胆追求,管他世俗与周遭异样的目光。摆脱包办婚姻,与中学同学同居,却终究没能逃脱“没有承诺的情感注定失败“的宿命,他并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她想要的其实很简单,一个可以安静下来写点东西的环境,一个懂她爱她的男人。
我听过很多女人说过同样的话,大多都是假话,想得到的远不止”简单“可以装得下,但我信她说的是真的。
     她的情感真挚到可怕,她把写作当做生命最重要的部分,甚至超越了最爱的男人,这也是为什么选择离开军先生,两人的目标不一样,仿佛房子没了屋顶。
     她也懂得满足,即便刚刚脱离穷困潦倒的窘境,也可以道出,这难道不是黄金时代吗,这确是黄金时代。
     她愿意为坚守的生活目标付出一切,不顾旁人的冷眼,甚至不惜偏执,对她来说,不可以牺牲安静的创作环境以维系与军的情感,换了谁在一起陪伴都一样,只要创作还在,你可以说她偏执,也可以说她自私。可仍然痛苦,似乎陷入了创作与爱情不可调和的轮回,一遍又一遍地品尝着抛弃、愁烦、孤苦…
     她才华横溢,却甘愿平凡,终究未能平凡。与端木的婚礼上,她道出了心窝里的话,”只想过一个普通女人的生活“,可她并没有准备好做一个普通女人,命运不停地开她的玩笑,与军开始交往之前,抛弃了刚诞下的亲身骨肉,与端木开始交往后,抛弃了军的亲身骨肉,或是为了忘却,或是为了报复,或是担心相夫教子会打破安静的创作生活…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一个情感简单、真挚、渴望简单生活的人可以刻画出复杂、生动到仿佛就在周围的众多人物?我想是因为她站在形形色色的人渴望到达的彼岸,笔头从此岸写起,笔杆却指向彼岸,仿佛在悄悄地告诉大家,”我也活在贫穷与疾苦中,但有一条路通向简单、幸福的生活,有欢笑、有泪水,且行且乐“,我也相信只有生活简单、情感真挚的人才可以写出动人的文字。
     在她看来,创作超越了爱情、婚姻、甚至正常人的生活,错位的人生排序,自私、偏执的性格,注孤生好么!
     我喜欢看她与军在破旧旅馆吃面包碎屑时满足的笑容,我喜欢她请好友饮冰时不要那2块7找零时的阔气,也喜欢她向坦露丁玲只想过一个安静的生活时的真诚,却痛恨她不懂委曲求全不懂牺牲自己与最爱的军遗憾分手,痛恨她深谙世事却毫不妥协的倔强与执拗…
     最后,骆宾基阔气地丢了一张面额不低的钱在糖果摊上,画面停滞在萧红请好友饮冰坚决不要找零的场景,猛烈地追忆与奋力地挽留,一边嚼着糖果与泪水,一边嚼着萧红华美、孤苦的一生…

  看过很多影片,我从未写过书评。这是第一个我动笔的影片。《黄金时代》想看这部剧,是响应习大大的号召,觉得该看。于是,我就下载到手机上,准备随时观看。
  也许是因为文艺片大多是让人犯困、打盹的,也就一直没有观看的念头了,搁置了好久,我都不曾看,不曾删。每次看到封面,汤唯那张过分疲惫苍白的脸,我都不止在想,萧红,那是怎样的一个女人,一个文人呢?
  最终我还是看了,如宿命般的,我喜欢这个过分文艺的片子,喜欢这么幼稚任性妄为的女人。
  就像端木说的,“我不抽烟,但是看到你写的《生死场》时我抽了一根。”我也是,我从不抽烟,但是我看《黄金时代》想抽烟,而且不止想抽一根。
  萧红的人生,大概是孤苦的,在那个年代,她也只能孤苦着。她的一生,有许多她曾经爱过的人陪在她身旁,教会她,什么叫绝望。她的表哥,教会了她,什么是生活的压力,什么是背叛。她的未婚夫,教会了她,什么是不负责任,什么是抛弃。她的萧军,她最爱的萧军,教会了她,什么叫明明在一起,却依旧孤独,依旧漂泊流浪。她的端木,教会了她,一个人,面对。
  或许,最仁慈的就是端木了。
  她笑着说,“你们都是萧军的朋友,你们都是萧军派。”我想,她是真的寂寞了。她不认为自己有朋友,有人会看重自己,她的世界里,自己是卑微的。
  他们告诉她,《生死场》和《商市街》在文人里的地位。萧红并不在意。她听到萧军结婚的消息,立刻离开胡适的家中。在她的世界里,萧军早以是一切了,可惜,世界崩塌了。“假如筋骨断了,皮肤流点血又算什么。”萧军,是她的筋骨。
  幸好,她最后死了,不用享受时间带来的孤苦,不用寂寞终老,真好。萧红的一生,是任性妄为的,是不甘寂寞的。
  她与鲁迅先生的一切交流,我都喜欢,那是平等的,欢喜的。希望在她短暂的一生中,仍有一人,可为知己朋友。
  大约每个人看完悲情的故事,都会安静的沉思吧。以后的以后,我会拜读萧红的作品,一遍一遍的读,一部一部的读。在那个动荡不安的时代,依旧能被悲情的她称为黄金时代,那么现在呢,我们生活在什么时代呢。

  看过很多影片,我从未写过书评。这是第一个我动笔的影片。《黄金时代》想看这部剧,是响应习大大的号召,觉得该看。于是,我就下载到手机上,准备随时观看。也许是因为文艺片大多是让人犯困、打盹的,也就一直没有观看的念头了,搁置了好久,我都不曾看,不曾删。
  每次看到封面,汤唯那张过分疲惫苍白的脸,我都不止在想,萧红,那是怎样的一个女人,一个文人呢?最终我还是看了,如宿命般的,我喜欢这个过分文艺的片子,喜欢这么幼稚任性妄为的女人。
  就像端木说的,“我不抽烟,但是看到你写的《生死场》时我抽了一根。”我也是,我从不抽烟,但是我看《黄金时代》抽了烟,而且不止一根。
  萧红的人生,大概是孤苦的,在那个年代,她也只能孤苦着。她的一生,有许多她曾经爱过的人陪在她身旁,教会她,什么叫绝望。她的表哥,教会了她,什么是生活的压力,什么是背叛。她的未婚夫,教会了她,什么是不负责任,什么是抛弃。她的萧军,她最爱的萧军,教会了她,什么叫明明在一起,却依旧孤独,依旧漂泊流浪。她的端木,教会了她,一个人,面对。
  或许,最仁慈的就是端木了。
  她笑着说,“你们都是萧军的朋友,你们都是萧军派。”我想,她是真的寂寞了。她不认为自己有朋友,有人会看重自己,她的世界里,自己是卑微的。
  他们告诉她,《生死场》和《商市街》在文人里的地位。萧红并不在意。她听到萧军结婚的消息,立刻离开胡适的家中。在她的世界里,萧军早以是一切了,可惜,世界崩塌了。“假如筋骨断了,皮肤流点血又算什么。”萧军,是她的筋骨。幸好,她最后死了,不用享受时间带来的孤苦,不用寂寞终老,真好。萧红的一生,是任性妄为的,是不甘寂寞的。她与鲁迅先生的一切交流,我都喜欢,那是平等的,欢喜的。希望在她短暂的一生中,仍有一人,可为知己朋友。
  大约每个人看完悲情的故事,都会安静的沉思吧。以后的以后,我会拜读萧红的作品,一遍一遍的读,一部一部的读。在那个动荡不安的时代,依旧能被悲情的她称为黄金时代,那么现在呢,我们生活在什么时代呢。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