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人是什么人的神?

Dying to survive
——向死而生。忍受着病痛和贫穷的折磨,也想要活下去,不想轻易放弃生命,这就是人的本能。这部电影已经有了韩国电影的味道,抛开剧情和演员来说,这部电影能够搬上大银幕,已经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我们的制度和市场可以接受这样尖锐题材是很大的进步。

图片 1

最近几年的国产电影可以说是完全流俗于商业化,动不动就是以大制作特效当噱头,请大咖,请流量明星,贩卖情怀,或者纯属为搞笑而搞笑,虽然有时票房卖的很高,但是完全不知道你电影讲的是什么东西,看过就忘了,很少用心去讲一个故事。能反应出什么,社会很阳光很美好很励志?大家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而真正的现实却是血淋淋的。

看病难,看病贵,这并不是医院或者医生能控制的住的。医药公司药物的开发成本和市场准入,医院的日常运营,这些都不是慈善事业,医院和医药公司没有错。法大于情,警察履行职责,处置非法药物,缉拿贩卖人员,警察也没有错。病患吃不起药,迫切寻求低价药续命,“假药”市场应运而生,病患也没有错。

电影看完已有两周了,迟迟下不了决心码文。很难,不知如何写起;但,不写,似乎又放不下。
暂不论豆瓣56万多观众高达8.9的评分,也不论各公众号上纷涌而至的好评文章,影片公映到今天迎来了它的高潮:总理就《我不是药神》做出指示,要求有关部门加快落实抗癌药降价保供等相关措施。
一部电影所反映的社会问题,能够引起国家总理的关注,并最终能取得够惠及于民的现实成果,这比任何票房、奖项都更有意义。从这个角度而言,电影《我不是药神》所达到的高度远非《战狼》、《红海》能及,因此从现实意义上而言,更加成功。

这部影片可以说是国产现实主义题材的重生,是大家更想看到的电影,它更贴近生活更能反应生活。医患纠纷,医疗改革,医疗保障,吃药看病难等等一系列的围绕着命就是钱这个矛盾主题所爆发出的尖锐冲突就是现在社会中正在发生的医疗问题。

男主起初为了父亲的救命钱而贩药,后来又怕违法判罪金盆洗手,而其他病患来参加因吃不起药离世的老吕的葬礼,又在用冰冷的眼神和厚厚的口罩无声斥责男主。男主散尽家财开始买药最后锒铛入狱,我想他在狱中肯定还是会惦记高价药的问题,结果直到他出狱才从小舅子口中得知,药已经纳入医保,当时他面对镜头愣了一下,才说那挺好,可见他在服刑期间,根本没有曾经的病患人来看望过他,他仿佛是一种救世主就这样入了地狱。

即便如此,看完电影的我,并不如想象中的触动。对于善感的我而言,没有被由衷地、深层次地触动,事实上,已经给电影打了分。不管外界评论如何好,在我的眼里,它,的的确确没有那么那么好。
为什么?
因为,感觉导演、编剧、演员是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的,但是不知不觉地,却走到了另一个方向。
本片真正让人有所触动的,是前半部分。因为,真实!
混得一无是处、一败涂地的程勇,做药品买卖只不过是误打误撞,他的目的简单粗暴:不为其他,就为赚钱。他看到了巨大的赚钱空间,为此,他甘愿冒险;
吕受益也好,黄毛也好,牧师也好,他们参与到程勇的贩药团伙里来,目的很纯粹:吃药活命,赚钱买药;刘思慧,一位独自承担抚养慢粒白血病女儿的单身妈妈,无论做什么,目的也很纯粹:为女儿续命;
医药公司,被观众诟病最多的,权且不说医药代表呆滞、表情化、面具化的表演,仅从其立场而言,其实很正确:只有维护医药公司的权益,才可能有更多高精尖的救命药物源源不断地诞生。影评中很多文章都在表达一个观点:病患其实最应该感谢的是这些医药公司。的确如此,如果仿制药品占据了市场,对于付出巨额研究经费的医药公司而言,也是不公平的。如何保持科研与市场的平衡?他们,没错!
病患对医药公司的愤怒也很真实,因为,对于自己因贫困而无力承担医药费的困境,他们没有能力找到更直接的“替罪羊”:吃不起药是因为药太贵,药太贵是因为医药公司太黑心。所以,医药公司是“害死我”的“罪魁祸首”。简单粗暴,没什么道理可讲!
警察抓药贩子,更不用说了,名正言顺,合法合理。
套在这个圈子里每一方都有为自己行为做解释的合理理由。但,现实就是这么荒诞:医药公司研发出救命药,可救不了人,因为病患吃不起;吃得起仿制药,侵权,不准入;程勇兜售仿制药,犯法;警察抓了程勇,吕受益死了。
直到这里,都很真实,因为真实所以好看。即便是有些夸张,但无论搞笑也好,煽情也好,都笑中含泪,泪中含笑。有绝望,隐隐地,也有希望。这活命的希望,带给人的,是无穷的精神动力。观众,能感受到。
至此,影片完美地将这样一个怪圈画在了观众眼前。非常赞!因为这样触目的现实题材,让观众心有戚戚。

剧中程勇是一个不得志的中年人,父亲重病,家庭不和,卖保健品赚不到多少钱。可以说是大部分普通中年人的缩影。吕受益,是一个饱受慢粒白血病折磨的病患,是为了一点希望而不断寻找生路的一个人。思慧一个因为女儿是慢粒白血病而跳舞努力挣钱的各大医院病患群的群主。就这样,因为有效治疗慢粒白血病的正版药物格列宁卖到四万一盒,吃不起药的吕受益找到正因父亲要做手术缺钱的程勇求他从印度带点印度格列宁回来。这种印度仿制药药效一样只卖四千一盒,对于患者来说就像吕受益说的我等着药救命。从印度带回的药经过思慧联系的各大医院的患者群主卖了出去,这样导致诺瓦格列宁公司报警追查假药从而引起全面冲突。

网站地图xml地图